AG视讯

                                                                        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8-09 09:38:25

                                                                        [8]http://www.openculture.com/2016/10/isaac-asimov-laments-the-cult-of-ignorance-in-the-united-states.html

                                                                        但是,政客们之所以还能始终如一地用如此离奇的谬论来让美国公众相信他们,就是因为他们确定美国公众早已经不会正常思考了,早已经被他们无数次重复的谎言和无数个误导的说法彻底“洗脑”了。

                                                                        2020年到目前为止,美国明明在疫情应对方面几乎犯下了所有错误,而且还在继续犯错,但却表现出严重的反思自省能力缺失病症。人们在媒体上也能读到很多严肃认真的批评,但大都浅尝辄止,无关痛痒,而且还是常规的论述方式、常规的意见表达,有时甚至看起来似乎是在谈论别的国家发生的事。

                                                                        疫情高峰时期每天都有1000多美国人死去,电视台、电台、新闻网站即便停掉一天甚至一周的娱乐节目和广告,表示一下要严肃认真、郑重其事地应对当下危机,也并不很过分。但这个社会却不会这样做,因为美国人甚至早已不知道如何郑重其事了。这就是尼尔·波兹曼所说的“娱乐至死”效应——人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然后变得不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在最近美国《大西洋月刊》的一篇题为“How the Pandemic Defeated America?”(注:翻译成中文是“疫情大流行如何击败美国?”)的长文中,作者采访了超过100位各行各业的美国人,详尽描述了美国被新冠疫情打败的种种惨状,不得不承认美国这次大失败“触及并牵连到美国社会的几乎所有方面:短视的领导、对专业知识的漠视、种族间的不平等、社交媒体文化以及对危险的个人主义的效忠。”[4] 但是与大多数文章类似,作者无力沿着这个逻辑继续深挖根源,而且作者也和大多数其他美国作者一样,在疫情责任问题上还是不忘重复一遍指责中国的陈词滥调。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8月5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

                                                                        [14]https://www.guancha.cn/LuoSiYi/2020_08_05_560119.shtml8月7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上发表演讲时表示,由于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将于今年9月15日起生效,华为麒麟旗舰芯片将因无法继续生产而“绝版”。他还透露,遭遇美国制裁之后,华为已经少发货了6000万台智能手机,否则在去年华为就已经成为全球智能手机上市场份额遥遥领先的第一名。而9月15日之后,由于没有芯片供应,华为手机今年的发货量可能比去年的2.4亿台要更少一点。

                                                                        7月29日至31日,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带队先后到访了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和南京大学。据公开资料,华为与上述四所高校一直都有科研合作,涉及领域包括人工智能、新材料等。境外反华势力企图祸乱新疆的狼子野心又在蠢蠢欲动。

                                                                        明明这些事实桩桩触目惊心——人口占世界人口比例约4%的美国,其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却占全球的20%以上;其接纳人口不到总人口1%的养老机构,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却占全国的40%;每1450名美国黑人中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是美国白人的两倍多;美国两所监狱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比新西兰整个国家还多;还有,失业率上升到14.7%,达到1948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超过2600万人失去了工作……[1]

                                                                        明明美国自己的顶级流行病学专家已承认,“美国从根本上说是失败了,其糟糕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2]